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控制

一代浙商的传奇故事!曾经的小裁缝办企业成为专业衬衫厂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09 14:12

一代浙商的传奇故事!曾经的小裁缝办企业成为专业衬衫厂

步家裁缝铺在当地原本赫赫有名,但步鑫生9岁时,父亲病逝,从此家道中落。

步鑫生11岁才上小学,他体弱多病但活跃好动,瞒着母亲去江里游泳,马路上滚铁环踩高跷,喜欢踢足球文艺方面步鑫生也是小能手,会打腰鼓,美工比赛拿过第一名,能用口琴吹一百多首曲子。 步鑫生辍学后跟着堂哥学裁缝手艺。

他聪明好学,技术一流,小镇上有头有脸的人,都喜欢找他做衣服,逢年过节,步鑫生常常加班到深夜。

22岁的小裁缝成了武原缝纫合作社的负责人。 两年后他在大办钢铁运动中被调任至安吉县邮局晓丰支局,直到1962年,才重新回到红星服装社(海盐衬衫总厂前身)做裁剪师傅。 1979年,业务突出的步鑫生当上了海盐衬衫总厂负责生产的副厂长,两年后升任厂长。

他盘算了多时的改革措施,终于可以付诸实践了。

厂长的日子更不好过。

步鑫生接手的衬衫厂,全厂固定资产只有2万多元,年利润5000元,发不出老工人的退休金。 生产上不去,步鑫生觉得是大锅饭搞的鬼。

干多干少一个样,谁还肯卖力气干活借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联产计酬制。

做多少衬衫,拿多少工钱,实超实奖,实欠实赔,上不封顶,下不保底。

规定严重影响生产秩序、屡教不改者除名,不顾产品质量、态度恶劣者除名。

里里外外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步鑫生自己也数不清。 但铁腕改革的成效有目共睹,生产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企业效益越来越好。 海盐衬衫总厂由此成为海盐县首家产值超千万元的企业,也是当时浙江省最大的专业衬衫厂。 步鑫生当时的大红大紫,比如今的马云过之而无不及。 横冲直撞的步鑫生,意外而又必然地成了破局者,多年后,步鑫生说,是时代选择了自己。 1984年,步鑫生登上神坛。 而这一年,也是他从巅峰滑落的开始。 这一年,西装市场红火起来,全国许多企业都开始了西装生产。 县里一位主管局长要求海盐衬衫厂也要上马一条三万套规模的西装生产线。

步鑫生推辞再三,但最后考虑到局长会抹不开面子,于是点头答应。

结果对方要求规模从三万套改为六万套。

待到六万套的报告送到省里,主管全省工厂的厅长看后表示:步鑫生是全国模范,要做就做最大的。

步鑫生问:什么是最大的领导答:30万套。

不久后,一幢6000平方米的西装大楼破土动工。 尽管有国家外汇支援,但对于当时固定资产只有50万的海盐衬衫总厂来说,依旧是个无底洞。

步鑫生后来回忆说,大楼开建后,厂子已经是负资产建好后,负债高达80万美元。 1986年,省二轻厅负责人称西装热已过去,要求生产线下马。 步鑫生则要再坚持两年,等到西装热卷土重来就能重新抢占市场。

双方发生激烈争执,当年9月,步鑫生被送往浙江大学深造学习,由县二轻工业公司掌门人代理厂长。

1987年3月,步鑫生又被要求回厂收拾烂摊子。 此时,西装线厂房、设备已被卖掉,厂内部分技术人员被放走,企业债务累累。

之后,他立下军令状:给我3年时间,我要使海盐衬衫总厂恢复生机,重新起飞。 为了寻找一种卧薪尝胆的感觉,步鑫生还戒了烟,表示:厂里情况不好转,我就不再吸烟。 次年1月13日,步鑫生与厦门一家公司草签了一份合同,预计税利收入160万元,可抵掉全厂亏损的一半。

他松了口气,吸上了军令状后的第一支烟。 他再次登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只不过,这一次的标题是:《粗暴专横、讳疾忌医。 步鑫生被免职。

债台高筑的海盐衬衫总厂正招聘经营者》。 他的语气颇有哀怨:我不愿意搞西装,一会儿叫我小搞搞,一会儿叫我搞全国最大的,最后搞到资不抵债。

企业改革离不开政府提供的大环境,正是政企不分导致了西装项目的失败。 无论成败,这个在经济改革大潮中冲锋陷阵的先锋人物,给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留下了极为宝贵的经验财富。

上一篇:中华爱情节以文明浇灌爱情之花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