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控制

第二零零七章 灭队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13:14

第二零零七章 灭队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霸道的拳势,狂暴的血气之力……此时的秦墨如同一头苏醒的神兽,举手投足,就有搬山掷岳的威势,这一拳的霸道,令人心惊胆战。 这是战熊兽灵的力量烙印,所带来的变化。 当秦墨的修为跻身皇主境后期的那一刻,修炼的【祭体祷文】中的战熊力量烙印,就彻底激发,属于战熊兽灵的力量,也随之释放出来,使之力量剧增。 这样的变化,是秦墨没有意料到的,乃是意外的惊喜。 “吼!”此时,岳锡原怒喝,知晓事态紧急,连忙催动全身力量,冰冷而暴戾的剑气从体内喷涌而出。

一霎那,一重重冰墙已是凝成,在岳锡原身前出现。 同时,在其身周,凝成一层冰铠,护持己身,散发着如冰峰般牢不可摧的防御力。

这样的重重防御,都在瞬息间形成,岳锡原松了口气,他自信凭着这样的防御,秦墨根本难以攻破。

“死!”岳锡原眼中厉芒闪烁,挥动右臂的冰霜巨剑,再一次斩出,冰冷狂暴的剑气透过冰墙,直斩向秦墨。

这就是岳锡原的寒冰剑魂可怕之处,形成的寒冰防御,可谓是攻防一体。 砰!此时,秦墨如熊爪般的拳头,已是轰在最外面的冰墙上,与之狠狠撞击在一起。 伴随着一声咯吱的脆响,最外面的冰墙如纸一样击穿,而后,恐怖熊拳去势不止,长驱直入,将一重重冰墙贯穿。 这一幕,瞧得岳锡原面庞扭曲起来,他连声咆哮,催动寒冰剑气,一边加固冰墙防御,一边挥动寒冰巨剑,怒斩而出。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寒冰巨剑与熊拳再次碰撞,其结果与之前一样,由寒冰剑气凝成的巨剑,寸寸龟裂,而后彻底的爆裂开来。

“给我死吧!”秦墨面色冰冷,这一记熊拳的威力,此时才是爆发出来,他心中的杀意,也是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这一番碰撞,秦墨已是察觉出来,岳锡原的寒冰剑气中,蕴着一股子邪气。

虽然,岳锡原极力隐藏,但是,在全力交战下,他没法再遮掩,让秦墨探查清楚。

这一股子邪气,与无尽深渊的邪物一模一样。

战血家族,看来没有一个势力是干净的,都是一丘之貉!砰!狂暴熊拳洞穿了重重冰墙,结结实实轰在岳锡原身上,将之身上的冰铠轰成粉碎。

一道脆响传出,岳锡原上衣尽碎,露出里面的一件黑色护甲,其上有着诡异邪异的纹路。

这件黑色护甲,秦墨就太熟悉了,在【荒龙四极劲】传承的那座山谷中,所见到的影像中,无尽深渊的一些强大邪物,就穿着这样的黑色护甲。

“噗……”岳锡原口中鲜血狂喷,身形顺势倒飞出去,低吼道:“别愣着,一起上,将这小子诛杀!”这样的咆哮声回荡,让远处的观战强者们皆是瞠目结舌,谁能想到这一战的结果,竟是这样。 原本预想的秦墨被轰杀,变成了数个照面之间,岳锡原被人一拳轰飞,口中狂喷鲜血。

这样的情景,让许多强者难以接受。 此时,邪炼宗众强者才是回过神来,都是咆哮连连,飞掠向前,一起攻向秦墨。 岳锡原在数个回合之间,就被击溃重伤,让邪炼宗众强者惊惧不已,都是明白一点,若是不能将秦墨击毙在此,他们的下场会很凄惨。

“想以众欺寡,问过本大爷的拳头了吗?”高矮子大笑着,也是迎了上去。 “哼!”安雷城冷哼一声,一对短枪已是握在手中,疾冲而去。

下一刻,混战当即爆发,高矮子挥动【荒龙钺】,接下了邪炼宗众强者中的另一位皇主境后期强者。 至于安雷城,则是挥动双枪,与邪炼宗其余众强者战在一处。

这样的场面,看起来极不公平,秦墨这边只有寥寥四人,并且,最后一位胡三爷,似是没有丝毫上前帮忙的意思。 可是,混战的局势,却是处于胶着的场面。 并且,随着战斗的持续,战斗的天平,竟是朝着秦墨一方倾斜。

远处,观战的众强者倒吸一口凉气,已是看出来,这支四人队伍的可怕实力。 抛开那个老头不谈,其余三人的战力,竟是都不逊色皇主境后期的大高手。 此时,在混乱战场的边缘,要数岳锡原的处境最是凄惨,他如同一条丧家之犬,被秦墨追得四处乱窜。

原本,在岳锡原被一拳轰飞的第一时间,他就想从天路尽头逃走,让宗门其他同门替他拦下秦墨。 然而,却是没有料到,高矮子、安雷城的战力如此凶悍,竟凭两人之力,拖住了邪炼宗众多强者。

并且,天路尽头的这片区域,不知何时,被人布置了重重禁制,岳锡原即使有邪异冰剑在手,也难以斩开重重禁制。 “那个混蛋老头!?”岳锡原心中怒吼,死死盯着远处的胡三爷,他很清楚,布置重重禁制的家伙,十有八九是胡三爷。

“你那双狗眼在看哪里呢?”秦墨冰冷声音响起,身形如附骨之蛆,如影随形,又是一拳轰至。

狂暴拳劲沸腾,轰得岳锡原又喷出一口血,他的寒冰剑气,冰剑上的邪力,被秦墨的血气之力全面压制,根本难以发挥足够的威力。

“小崽子,你别得意,就算拼得实力大损,我也要你的命!”陡得,岳锡原脸色骤变,浮现狰狞狠辣之色,他右臂一震,寒冰巨剑自动崩溃,那枚湛蓝短剑再次出现,环绕着其右臂,散发着邪异冰冷的光辉。 下一刻,那枚湛蓝短剑斩下,竟是将岳锡原的手臂洞穿,短剑插在其手臂上,湛蓝的剑身迅速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枚湛蓝短剑,竟是在吸取主人的鲜血!一瞬间,一股冰冷邪异的可怕气息,从血红短剑上迸发出来。 岳锡原身上的寒冰剑气,也是发生剧变,形成一种黑冰般的光芒。 这样的情景,让观战的众强者们目光一凝,都是察觉出来,岳锡原身上的气机,比之刚才全盛时,还要强上数筹。

这样的手段,才是岳锡原的最强杀招么?“这才是那口短剑的真正力量么?”这一幕,秦墨却是毫不意外,他既已断定,这口短剑是邪兵,与无尽深渊的邪物脱不了干系,若是没有变化,才是怪事。 “秦墨,给我去死!”岳锡原低吼,一声咆哮,右臂挥动,斩出一道黑冰剑气,化为黑冰风暴席卷而至。

嗡!一道剑吟,【狂月地阙剑】出鞘,秦墨一剑斩出,璀璨剑芒横空。

这一剑的灿烂,让观战的许多强者一阵目眩,竟是有眩晕之感。 之所以如此,乃是这一剑之中,不仅融合了【开天剑魂】之力,还有那根凤凰之羽的力量。 撕拉!一阵脆响,黑冰风暴被斩成两半,剑光去势不止,直斩向岳锡原,照出他双眼中无比的惊恐之色。 剑光划过,岳锡原的身躯断成两截,却是没有一丝鲜血洒出,他的鲜血一半被邪异冰剑吸走,一半则是被自身的寒冰剑气冰封。

咔嚓、咔嚓……断成两截的尸首,迅速结出寒冰,而后化为一具冰雕,伫立在那里。

“化为冰雕?这样的死法,对你未免太美好了。

”秦墨盯视着冰雕中,岳锡原的两截尸首,冷漠开口,而后,抬手一摄,将那枚邪异短剑握在手中。 嗡嗡……邪剑剧烈颤动,这口邪兵凶戾非常,第一时间就要反噬。

“给我老实点。

”秦墨手掌一握,蕴着太阳真火,青金神焰的力量注入,让这口邪剑哀嚎一声,当即安静下来,不再动弹。

上一篇:一个人起点低并不可怕怕的是境界低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