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控制

第三十回 遇敌仇郑高被获 得书囊萧郁从权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14:37

第三十回 遇敌仇郑高被获 得书囊萧郁从权

高相宜。

男英女法同归宋,奏凯成功信有期。

却说郑印腹饥已甚,一见酒肆茶坊甚盛,闹兴地头,不计腰间空乏,踏步进酒楼坐下,大呼酒保拿进上品酒肴上来,须臾肴馔盛陈,数壶美酒。 郑印放开大量,吃个不住手,真乃龙餐虎嚼,数次呼肴喊酒。 当初郑印进店中之时,主家见他貌状狰狞,衣甲乃王家装式,又不是本土音谈,是生面客官,不敢言盘诘问。 及郑印食个饱醉之时,止欲一卜楼趱路,酒保见此客人食了数两酒馔银子,便上马跑走,只得开言讨帐。

郑印大言曰:“郑汝南王食了东西,本是土地供应,还要计什么银子,食尔的可算明所值几何,作除房店地该税课若干折免,不然且往本地头县主给发。

”那柜上店主一闻郑印所言来,始知他是赵宋王侯,实乃本国仇敌,何不出首以图重赏,即刻,即上前喝退酒保,深深揖拱,陪笑曰:“方才小伙伴狗目无珠,不识王爷驾临,以至冒污唐突不恭,恳乞恕罪。

”纳头便拜。 郑印大喜,又有诸店中人捧出名茶,酒家强为假欣欢的逢迎,店家又曰:“小人有眼不识王爷光降,又蒙给赏准税课,但口命无凭,乞求王爷书下并玉印,以为日后催粮官到来,将凭字呈上,方不负王爷钧旨大恩典。

”原来人最喜的奉承好语甜言。 印见酒家说出领恩一片逢迎之语,心中更悦,大赞店主人贤明。 本藩准汝,又令店主取过,旨书免他此族房居税课十年。 店主又假作喜色欣欣,颔首谢恩,立命酒保再办上品酒筵一叙,挑的海味山珍贵品,佳肴美酒,恭敬王爷。 原来郑印须方才食过一次,但他是个酒囊饭甑的黑王爷,食肠宽大者,一刻又食何难?况见此美味香气扑鼻,加料美酒,好不大称心怀,又放开酒肴量,只顾饮嚼。

有店主先已命人奔往官衙通报密禀知,有南唐总兵萧化龙一闻报,即带领兵丁五千,一路直闯至酒肆中。 化龙大喝:“宋贼好胆子,还在此吃酒!”郑印闻此喝骂,方知此身仍在金陵省南唐境地,误中店主毒谋。 正起立举刀相迎,奈何吃酒过多,手软足浮,昏昏无力,且南兵数千围定,众寡难敌,软下马来,由他兵捆绑了。

萧总帅发出五百两白金给赏,酒店主人大喜叩谢。

当时化龙方要带回关中,即刻审实,押解唐主报功。

惟明日隔一天就是中秋节届十五夜佳辰,但官场中原有大小之分,下送上的节礼纷纷不绝,且同僚厚交者,尔邀我请,同叙中秋夜之欢,何异乎与民间之乐。 想来且过了来日佳节动身。

当日,又有一莫逆厚交同僚,乃郁瑞,官拜镇国将军,父女二人亦解来一犯,此犯人亦乃大宋高君佩,高怀亮之子。 但这萧总兵未明捉获原因,问及起来,郁瑞将高君佩昨夜行险而来,他潜到本营镇上内地,敢胆子将火箭射入粮房,欲焚灭我邦粮饷,岂知天不从人愿,为本官所觉,统兵围定。

不料此将少年猛勇,反将吾臂打伤,幸得败兵回报女儿生香,忙中赶到,方将他拿下,今正欲起解我主王城报功,及雪鞭打之恨。 正虑路途上生变,所忧只因近日被主上将各哨营兵调去十之八九,今各营哨各边城空虚。 今押解路兵不满五百名,正时虚道而来,与贤弟借兵三二千,以便护从押解,未审贤弟尊意允准如何?有萧总兵闻言,不觉微叹一声曰:“有此尴尬之事,符合之由。

”化龙将擒获了郑息之子郑印之事说知,不免一同路程押解。

“但今夜是中秋佳节之期,正是与兄为,不免尔我在衙同赏佳节,二女儿在内堂一叙。 明日一同赶路,得以尔我凭依,又不虑道途疏失,明天解犯未迟也。 ”当日郁老又是个酒徒,闻萧总兵赏节食酒,满心喜悦。

一刻萧小姐、郁小姐是金兰姐妹,萧小姐一闻他到街大喜,即出迎接。

这萧化龙亦单生一女,名引凤。 当日两个人在中堂庆月吃酒。

内堂是郁萧姐妹登楼赏玩月色光辉,叙酌细语金斟,已是更深夜净,,习习金风顺吹耳畔。

静中忽闻嘘叹之声,姐妹饮酒叙谈有多时,信步只潜去侧耳听之,原来君佩、郑印捆缚在一所,推在囚槛,对面相逢,各言所遭擒捉,不胜憾恨。

姐妹听来,初只闻一人曰:“丈夫死在疆场,争光日月,自知尚有慈亲,日后衰服不能奉侍,但忠孝断不能两全,何须作此儿女愁态。

”又闻一个曰:“郑哥哥言来有理,但可恨者,苗军师别将不差指使,偏要命吾身入虎口,以至今日送却性命,至临行时,又言知付下一囊书,教我有灾咎时,见了汝面,方可拆开同看,即使危中有救,今已被绑拴住,手足难伸,怎能向怀中取出一观?看他原是个占卜高明人,或准验未可知。 惟两人一般被绑奈何!”二人正在嗟叹,姊妹在暗中尽听分明,即回复进百花亭上。 萧引凤呼姐姐:“愚妹曾忆下山时,圣母言我二人异日皆宜匹配宋将,各得各姻缘。 今夜又听二将自称苗军师付下锦囊之书,危中有救等语,若是有此来历,恐忧,以至。

不若趁两宋将被绑拴住手足难动,不由他主,将彼怀书搜出一观,便知其中着落了。

姐姐以为何如?”有郁小姐允从,同至囚车所,命婢环跑上索取。 郑印一见大喝,不容与之。

惟君佩曰:“我原未知书中所指何事,我等既不能取看,且由他取去,或遇事其中得救未可知。 ”郑印怒解不语,来婢果向君佩怀中取了一个锦函,书封的谨固,即回步上呈二位小姐。 姐妹忙接过来将外面锦绫展拆开,同向明月之下,看见上写着八句言词:婚姻宿缔见机先,吩咐佳人赴百年。 引凤招郎人姓郑,汝南妃子女良缘。 生香秋夜原从玉,君佩灾囚合得娟。

匹配分明天作会,自行亲获自成联。

当日姐妹两佳人看罢,暗暗着惊。 引凤曰:“词中指明二将是尔我夫,看来又与圣母嘱咐之事暗合。 今既当面相逢,岂可违逆天命师言,反囚害之?怎生处置才好?”郁小姐曰:“天命宿缘固当从,正宜自谅。

然而人生佳偶最是难结好对。

”萧小姐又曰:“虽则如此遵依师命而行,又见背君亲而事仇敌,何以见父于他日?”生香曰:“天下之义理有经、有权,方为并济所用。

今天命已眷注于赵宋,观南唐断难久享此一隅偏士。

尔我一时背父私婚,以经常而论,似属不孝;不知身佐受命之君,,不随败亡之主,日后可,保全满门,又得身荣显贵,岂不又以权变而言,还算不孝中之孝,所见者更倍大也。 ”引凤小姐听罢,深服郁妹妹高论不差。 姐妹二人复又细细斟酌一番,吩咐众婢环,皆不得,即命闭上外厢园门,又复差心腹婢取到铁斧一柄,早将囚车打开,令丫环略道及原由,又与除去手足扣链,引了两位公子进至百花亭上。 二位佳人反觉含羞愧赧起来,只得告以君师所赠的书囊吩咐,随即交回两人,且问两公子作何处置。

有高公子接回书看得分明,只是低头不语。 只有郑印尚不明书里情由,正要骂着二佳人无礼,君佩头一摇止之。

郑印接书看明,方知姻缘即在目前,又见军师是个奇人。

但不知四人议得姻缘允合如何?且看。

上一篇:教育对联集锦 桃李争荣靠园丁,桃李枝头蓓蕾红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